德比一球定乾坤,忆欧文在老特拉福德的日子德比一球定乾坤,忆欧文在老特拉福德的日子

德比一球定乾坤,忆欧文在老特拉福德的日子
迈克尔-欧文是一位绿茵奇才,而他阳光的外形和与世无争的性格也让他赢得了多家俱乐部球迷的爱戴。甚至是在职业生涯末期短暂效力老特拉福德,也并非毫无可圈可点之处。行星足球为您回忆欧文在曼联短暂效力期间的亮点…英格兰射手在曼联的时光难言辉煌,尽管打进了17粒进球,但其中只有5粒是在英超斩获,然而十年前的一场比赛,一个进球却长久地留在了红魔球迷心中。2009年9月,曼市德比,红魔和蓝月亮各积12分。在新老板治下,曼城度过了一个挥金如土的夏季,攻击线上买入一众好手,2500万镑签下的阿德巴约在开季4场比赛中均有进球。而反观曼联的夏窗,则有些相形见绌,欧文、瓦伦西亚、奥贝坦和马姆-迪乌夫,离队的则是特维斯和C罗。.纸面上看来,曼城应该可以掀翻他们的邻居。即便是阿德巴此前比赛脚踩范佩西而遭到停赛,这应该也问题不大。然而那是梦剧场的年代,红魔从不轻易言败,他们斗志昂扬,不到最后绝不放弃。曼联3次领先,而曼城3次追平,贝拉米的梅开二度帮助球队在比赛最后阶段扳平比分,眼看比赛就将以平局结束。然而,那是2009年的曼联队,那是拥有着弗格森时间的曼联,不到最后一秒,谁都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伤停补时已经结束,主裁马丁-阿特金森给了曼联最后一次进攻的机会…阿莱克斯-弗格森爵士似乎总是能够在关键时刻用对关键人选,尽管这个人选可能会让旁观者不明就里。特别是在弗爵执教生涯的最后阶段,他每每点睛之笔般的用人总能起到奇效,让红魔可以凭借并不豪华的阵容摧城拔寨。从马切达面对维拉的神奇一击,到拉斐尔-奥谢-吉布森-法比奥的中场组合在2011年足总杯中淘汰阿森纳…在这种情况下,欧文上场替下潇洒哥贝尔巴托夫似乎预示着将有大事发生,当时的比分是2比2,而保加利亚人是彼时曼联的最贵引援,欧文则是从降级的纽卡淘宝而来。曼城四名后卫齐聚中路,欧文得以从左边路闪电插上。赖特-菲利普斯发现了危险,但为时已晚,欧文抓住了转瞬即逝的机会,右脚外脚背弹射破门,打入了绝杀。其他人也许可以在整个赛季的维度上做出更多,但在那一瞬间,你很难想出比欧文更加适合出现在那里的人。“当他们制造很多声响时你做不了什么,但你可以,就像我们今天展示的,继续你的生活,把电视机打开,再调高一些音量,”赛后的弗格森如是说,“从球员的角度,他们展示了自己的比赛能力,那是对一切最好的回应。”欧文当赛季收获9粒进球,其中在欧冠3比1击败狼堡的比赛中上演了帽子戏法。当场比赛曼联防线大变脸,埃弗拉,卡里克和弗莱彻担任三后卫,一位前场经验老道的快马正是红魔反击时的利器。尽管欧文的前两粒进球都要拜对手防线松散所赐,但第三粒进球展现了曾经金童的招牌动作,中场拿球衔枚疾进,切入中路冷静破门。尽管巴尔扎利拼命回追,奈何欧文老当益壮,而挑射门将贝纳格里奥则让我们看到了当年那个呼风唤雨的追风少年。欧文永远无法成为红魔球迷心中的传奇英雄,在老特拉福德96分钟绝杀曼城也无法保证这样的地位。假如当时曼联以1分优势力压对手拿下冠军,结局可能不同,然而这也只是假设。联赛杯决赛帮助红魔捧杯的一粒进球同样只是锦上添花。在老特拉福德的时光短暂却不乏精彩,尽管算不上孤胆英雄,但欧文留下了璀璨一页。(杨枪枪)

儿科医生的夜班12小时:医生很忙,儿科很“荒”儿科医生的夜班12小时:医生很忙,儿科很“荒”

儿科医生的夜班12小时:医生很忙,儿科很“荒”
【社会37度】  编者按:这里的文字没有浮华,没有空谈,没有“标题党”。信息轰炸的网络时代,我们只希望安静记录身边的故事,关注冷暖人生,带你触摸社会的体温。  中新网客户端北京8月23日电 题:儿科医生的夜班12小时:医生很忙,儿科很“荒”  作者:冷昊阳  “宁看十男,不看一妇,宁看十妇,不看一儿。”在医疗圈,这句俗语经常被儿科医生拿出来调侃自己。  近年来,“儿科医生荒”经常成为舆论热议的话题,医生马不停蹄,家长大排长龙,已成为不少儿科门诊的常态。  近日,记者走访了首都儿科研究所附属儿童医院,记录了一位夜班急诊医生的12小时。8月8日晚,儿研所急诊室内,不少患儿及家长正在候诊。冷昊阳 摄  后半夜的儿科急诊室:  凌晨一点患者仍大排长龙  对于一名已经工作了12年的急诊医生来讲,高强度的夜班急诊,早已成为生活中的常态。  凌晨1点,37岁的儿研所主治医师吕芳已经工作了5个多小时。她从前一晚7:50坐到这间诊室开始,已连续问诊了近30名患儿,甚至未曾起身去过洗手间。  “宝宝哪里不舒服呀?”面对无法清晰表达自己病情的孩子,吕芳接诊后,都会一一细致耐心地对孩子进行问诊、查体。摸摸孩子的肚子、用听诊器听一听心肺是否有异常、检查孩子咽部状况……  在事无巨细的检查之外,她还会关注到孩子身上的一些细节,和患儿亲近与沟通。  凌晨2:00,面对一个发烧的患儿,吕芳看到孩子手臂上有残留的水彩痕迹。“你今天是不是画画了呀?宝宝真棒,真有才,来张嘴给阿姨看看,啊——”首都儿科研究所附属儿童医院主治医师吕芳。 冷昊阳 摄  一边是诊室里的通宵达旦,另一边则是候诊区里的大排长龙。后半夜1点多的儿研所急诊大厅里,仍然人头攒动,候诊区的椅上坐满了从全国各地带孩子来看病的家长,机器的叫号声、孩子哭闹声、家长哄娃声此起彼伏。  当晚,和吕芳一起出夜班急诊的还有5名医生,面对两三百个夜间急诊患儿,吕芳和她的同事们一刻不敢停歇。不过,即便这样,诊室外焦急等待的家长们,依然不时抱怨:医生太少,叫号太慢。  近年来,“儿科医生荒”时不时就能成为舆论讨论的话题,供需之间所存在的巨大的缺口,投射到医院,就是每一名儿科医生高强度的工作压力。吕芳在诊室内为患者看病。冷昊阳 摄  高强度的儿科医生:  一晚最多要看百名患儿  这样高强度的夜班,吕芳每4天就要经历一次。  在吕芳的电脑屏幕上,可以随时看到候诊患者的数量。随着时间逐渐走向黑夜,屏幕上的数字也在不断增加,在22:15时,电脑屏幕上的数字为33,而到了后半夜1:30,这个数字已经上升到了47。  凌晨4:42,在吕芳的电脑显示器上,等待患者的数量终于来到了“0”,她也终于可以舒一口气,起身去了接了一杯水,去了一次洗手间。这是她连续工作近9小时后,第2次起身离开诊室。  不过,休息只持续了20分钟,到了凌晨5点刚过,急诊大厅的广播里又想起叫号声。窗外的天空已经透亮,夜班的吕芳重新投入工作,急诊大厅陆续迎来早上来看病的孩子。吕芳为患者进行检查。 冷昊阳 摄  清晨8:00,医院新一天的门诊已经开始,吕芳看完了她这个夜班最后一个号。整理好桌上的病历,和白班医生做了工作交接,吕芳的这个夜班算是正式结束。  从晚上7点50分接班,到第二天早晨7点50交班,12个小时的夜班急诊,儿研所的4个急诊诊室共接诊283名患儿,吕芳一共接诊了56个孩子,平均12分钟左右就要接待一名。  吕芳解释,这样的工作强度相对来说已经算轻松。  “现在还只是儿科疾病的淡季,在冬天流感高发期,一个急诊医生一晚甚至要看超过100个患者。我们辛苦点,也是想让孩子少受罪,让门外的家长少着急。”吕芳说。吕芳为患儿听诊。冷昊阳 摄  医者自述:  工作与生活要如何平衡?  常年在医院和孩子们打交道的吕芳,回到家后也有自己的两个孩子要照顾。由于儿科医生的职业特点,工作压力大、与家人聚少离多总是不可避免。  吕芳的儿子今年6岁,女儿今年才2岁。而孩子们的爸爸,也是一名急诊医生。这晚,当吕芳值夜班的同时,孩子们的爸爸也正在另一家医院出夜班急诊。而每当夫妻同时出诊,吕芳的两个孩子只能交给两方老人轮流照顾。  “上有老下有小,而自己工作的特殊性,一方面觉得对不起孩子,没有时间多陪伴他们,另一方面也觉得对不起父母,让他们平添奔波。”吕芳说,每一个有医生的家庭都有各种各样的困难,但面对医院里这么多孩子,也唯有坚持。吕芳在工作中。冷昊阳 摄  12年前,吕芳从医学专业毕业后就来到儿研所工作,执业这么多年,吕芳不愿意多提自己在工作与家庭之间严重“失衡”。在她看来,这是每个医生家庭的常态,更何况自己的家庭里有两个急诊医生。  对于夜班,吕芳觉得给自己更大挑战的是生物钟的调整,以及夜班里的身体困倦与精力专注之间的抗衡。  上夜班之前,吕芳总是要在家中好好睡一觉,但毕竟,白天还有家事要处理,有孩子要照顾,睡觉很难睡踏实。而不管夜班前睡了多久,到了后半夜还是会犯困,尤其是早上五六点钟,在历经一夜的工作后,她甚至同样的问题都要问上几遍,不断向孩子和家长确认。吕芳在写病历。冷昊阳 摄  儿科的尴尬:  医生短缺 急诊不“急”  医生时刻马不停蹄,患者依然排着大队,在很多医院的儿科门诊,这样的场景几乎就是常态。  根据国家卫健委的数据,截至2018年底,全国儿科医生达到了15.4万名,每千人口的儿科医生数量为0.63名。而在2015年,全国则只有12万儿科医生,每千人口的儿科医生不到0.5名。  三年的时间,中国儿科医生供需矛盾虽正在缓解,但这一比例相比发达国家的水平依然差距较大。  今年5月,国家卫健委妇幼司司长秦耕曾在发布会上对记者表示,国家正从学历教育、全科医生培养、住院医师的培训、转岗培训等多方面充实儿科医生队伍建设,2020年的目标是每千人口的儿科医生达到0.69,通过多个渠道是有能力达到这个目标的。凌晨5点过,天已大亮,儿科急诊室里仍有不少患儿等待就诊。冷昊阳 摄  另一个现实存在于中国儿科诊室的问题,则是儿科急诊的定位偏差。  在一些儿科专家看来,虽然都叫急诊,但儿科急诊和成人急诊还是有着本质的不同。儿科急诊除了担负和成人急诊一样的抢救等功能外,在普通门诊夜间关闭时,急诊仍承担门诊的职能。  这样的设置也直接导致了夜间患者数量的居高不下,纵使有些患者的情况完全不能称之为“急”。正如记者所见,在儿研所推行分级诊疗后,吕芳12小时的夜班,所需输液的患者也仅有区区一二例,其所接的患者,绝大部分都是4级患者,即病情最轻的一级。  “其实我们接诊的很多病例,严格意义上并不是急诊的范畴。”吕芳介绍,往往孩子出现发烧、头痛、过敏等症状,家长都会很紧张,从而不分时间地选择急诊。“谁家的孩子不是掌上明珠呢?我也是家长,很能理解他们的心情。”吕芳说。  不过,她也建议,如果孩子只是发烧,精神状态还比较好,并没有必要折腾全家人大半夜来看急诊。与其选择大半夜跑到医院,增加交叉感染的机率,还不如选择在白天看门诊,这样检查更方便、值班医生更多,科室更全面,看病的效率也会更高。

护级战撑鸟栖欢送王子护级战撑鸟栖欢送王子

护级战撑鸟栖欢送王子
日联排尾三的鸟栖砂岩今晚主场对尾四的神户胜利船既是护级关键战,又是西班牙前锋费兰度托利斯的告别战。主队以艾锡古恩卡为首的锋线近日百花齐放,势以团队力量击沉胜利船,以胜利欢送王子,主胜可捧。  二十三战仅二十四分排尾三的鸟栖砂岩,落后尾四的胜利船两分,今仗三分对双方护级都甚关键。尤幸,主队在关键时刻及时回勇,锋线近三轮日联共入七球,助球队豪取二胜一和不败佳绩。除西班牙援兵艾锡古恩卡上轮3:2胜湘南比马梅开二度外,其馀五球均由不同球员射入,势令对手后衞防不胜防。  胜利船后防表现鬆散,客场作赛问题更加显着,日联作客十二战失二十一球属列强第二多,最近一次于日皇盃作客鸟栖砂岩便惨吞三蛋而回。今次重临凶地,该队难逃落败收场,成费托告别战的牺牲品。

利拉德:他们抱团,与我何干?我有我自己的路利拉德:他们抱团,与我何干?我有我自己的路

利拉德:他们抱团,与我何干?我有我自己的路
“跟其他三位球星联手,我觉得就不会有人怀疑我(不能)赢球了。我们是能赢,但其中的乐趣和挑战何在呢?我认为球星现在能掌控自己的命运,没有比现在更好的时候了。他们(抱团)这么选我没意见,但我的世界观就是,我不喜欢这条路,大家人各有志,我选择自己的路。”随着CJ麦科勒姆跟球队签下3年1亿美元的续约合同,双枪很有可能书写一段同城终老的佳话。这个夏天开拓者的两位球星利拉德和麦科勒姆都选择了退出美国队。我们无法知道当中的缘由,但他们协商一起走下去,在开拓者终老的可能性非常大。上个赛季他们已经打入西部决赛了。这是个好的开始。因为双枪的成绩表在一直的上升,他们并没有一夜之间成为夺冠热门,也从没有被人们看衰过。这不代表他们不温不火。相反,他们正在稳步提升自己,并期待在将来能够尝到冠军的滋味。从利拉德的话中不难看出,他尊重别人抱团,但他就是不愿意自己也去抱团。作为美国最著名的NBA说唱歌手,在全美拿下唱片第七的利拉德,是不是跟嘻哈歌手一样的有着不同于别人的个性呢?利拉德的个性与这个时代格格不入,他带着英雄主义一般的气质每每在季赛中上演令人热血沸腾的绝杀。这与如今的NBA那些所谓的“绅士”们都不相同。上个赛季整个季后赛,让球迷记得的瞬间只有利拉德绝杀雷霆,和伦纳德绝杀76人。不同的是,利拉德在绝杀后展现了自己的个性,对着对方的替补席做出“拜拜”的动作。而伦纳德不管怎么激动,也只是吼了几下,然后就面无表情了。人们都认为利拉德的说唱水平甚至可以参选格莱美奖,但利拉德还是认为目前最重要的,就是MVP和总冠军奖杯。这个夏天NBA自由市场简直好看极了,而开拓者则不温不火的保持上个赛季的核心阵容不变。他们对自己的双枪有信心。利拉德发表自己不愿意抱团的言论已经不止一次了。虽然经历了这个夏天,西部的竞争将会更加激烈,更加难以脱颖而出,但他还是没有改变自己的想法。开拓者有可能不会是下个赛季NBA总冠军最有力的争冠球队之一,但利拉德和CJ书写的传奇故事并不比那些夺冠的纪录片逊色多少。因为“忠诚”这个词在其他地方已经看不到了。

巨石强森结婚了 与老婆海边深吻绝美婚纱照曝光巨石强森结婚了 与老婆海边深吻绝美婚纱照曝光

巨石强森结婚了 与老婆海边深吻绝美婚纱照曝光
巨石强森和女友Lauren Hashian巨石强森和女友Lauren Hashian巨石强森结婚了 与老婆海边深吻绝美婚纱照曝光巨石强森结婚  巨石强森(Dwayne Johnson)和女友Lauren Hashian结婚了!两人从2007年开始交往,虽然都没有正式结婚,但相继迎接两位宝贝女儿Jasmine和Tiana。他如今在美国时间8月18日,在社交网站宣布喜讯,两人在夏威夷终于结婚了!  照片中,巨石强森身穿全白西装,女友则是身穿典雅纯白长婚纱,两人露出大大微笑,双手紧牵,看起来非常幸福。他配图PO文写道:“我们愿意。”并标注日期和地点“2019年8月18日,夏威夷”,两人交往长达12年,终于正式成为夫妻,不少名人好友都纷纷献上祝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