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英联手攻关悬浮石墨烯传感芯片中英联手攻关悬浮石墨烯传感芯片

中英联手攻关悬浮石墨烯传感芯片
悬浮石墨烯传感芯片。图片来源:东旭光电提供  由于具有高导电性、高导热性、高强度和独特的二维结构,石墨烯成为新材料研发的热点。8月21日,东旭光电副总裁、石墨烯事业部总裁冯蔚东博士接受科技日报记者专访时表示,作为石墨烯发源地、全球石墨烯科研中心的英国曼彻斯特大学,将与东旭光电等合作,致力于悬浮石墨烯传感芯片产品的研发和商业化应用推广。  中国科学院院士、北京石墨烯研究院院长刘忠范说,悬浮石墨烯传感器技术应用无论在学术界还在产业界均属首例。双方合作有望带来开启全球石墨烯产业化应用面向全新时代的标志性产品。  石墨烯高端应用在全球呈快速发展趋势。美国、欧盟、日本等80多个国家皆将石墨烯材料发展提高到战略高度,欧洲石墨烯旗舰计划、韩国国家石墨烯计划、新加坡国家石墨烯研究院等相继实施和落地。我国作为全球石墨烯产业化发展最活跃的地区,已在涂料、采暖器和电热膜等工业领域实现了石墨烯应用零的突破。  CVD(化学气相沉积)法生产石墨烯是将碳原子沉积在特定基体上的一种生产单层石墨烯方法,但其具有转移步骤成本高,导电率低的缺点。硅晶圆悬浮石墨烯技术是通过传统半导体工艺,形成上表面为单层石墨烯薄膜的悬浮腔体阵列,最终形成硅晶圆表面的悬浮石墨烯阵列。  冯蔚东说,悬浮石墨烯传感芯片技术为CVD石墨烯薄膜“分布”创造了独特的解决办法,使石墨烯能更好发挥其电学和力学性能。悬浮石墨烯传感芯片技术在力学、温度、湿度检测以及传感等领域将有广阔的应用前景。  近年来,石墨烯产业产品布局已悄然变化。在2019年WMC世界移动通信大会上,石墨烯5G调制器、石墨烯宽带成像设备等系列高端石墨烯应用悉数亮相,这些应用也意味着石墨烯从“工业味精”到“工业主角”、从辅材到主材的转变,逐步成为不可替代的“超级材料”。  诺贝尔物理学奖得主、英国曼彻斯特大学教授康斯坦丁⋅诺沃肖洛夫说:“石墨烯在光电领域的应用是最令人兴奋的事情之一,曼大与东旭光电的合作模式令人振奋,这将催生大量潜在应用场景。”

儿科医生的夜班12小时:医生很忙,儿科很“荒”儿科医生的夜班12小时:医生很忙,儿科很“荒”

儿科医生的夜班12小时:医生很忙,儿科很“荒”
【社会37度】  编者按:这里的文字没有浮华,没有空谈,没有“标题党”。信息轰炸的网络时代,我们只希望安静记录身边的故事,关注冷暖人生,带你触摸社会的体温。  中新网客户端北京8月23日电 题:儿科医生的夜班12小时:医生很忙,儿科很“荒”  作者:冷昊阳  “宁看十男,不看一妇,宁看十妇,不看一儿。”在医疗圈,这句俗语经常被儿科医生拿出来调侃自己。  近年来,“儿科医生荒”经常成为舆论热议的话题,医生马不停蹄,家长大排长龙,已成为不少儿科门诊的常态。  近日,记者走访了首都儿科研究所附属儿童医院,记录了一位夜班急诊医生的12小时。8月8日晚,儿研所急诊室内,不少患儿及家长正在候诊。冷昊阳 摄  后半夜的儿科急诊室:  凌晨一点患者仍大排长龙  对于一名已经工作了12年的急诊医生来讲,高强度的夜班急诊,早已成为生活中的常态。  凌晨1点,37岁的儿研所主治医师吕芳已经工作了5个多小时。她从前一晚7:50坐到这间诊室开始,已连续问诊了近30名患儿,甚至未曾起身去过洗手间。  “宝宝哪里不舒服呀?”面对无法清晰表达自己病情的孩子,吕芳接诊后,都会一一细致耐心地对孩子进行问诊、查体。摸摸孩子的肚子、用听诊器听一听心肺是否有异常、检查孩子咽部状况……  在事无巨细的检查之外,她还会关注到孩子身上的一些细节,和患儿亲近与沟通。  凌晨2:00,面对一个发烧的患儿,吕芳看到孩子手臂上有残留的水彩痕迹。“你今天是不是画画了呀?宝宝真棒,真有才,来张嘴给阿姨看看,啊——”首都儿科研究所附属儿童医院主治医师吕芳。 冷昊阳 摄  一边是诊室里的通宵达旦,另一边则是候诊区里的大排长龙。后半夜1点多的儿研所急诊大厅里,仍然人头攒动,候诊区的椅上坐满了从全国各地带孩子来看病的家长,机器的叫号声、孩子哭闹声、家长哄娃声此起彼伏。  当晚,和吕芳一起出夜班急诊的还有5名医生,面对两三百个夜间急诊患儿,吕芳和她的同事们一刻不敢停歇。不过,即便这样,诊室外焦急等待的家长们,依然不时抱怨:医生太少,叫号太慢。  近年来,“儿科医生荒”时不时就能成为舆论讨论的话题,供需之间所存在的巨大的缺口,投射到医院,就是每一名儿科医生高强度的工作压力。吕芳在诊室内为患者看病。冷昊阳 摄  高强度的儿科医生:  一晚最多要看百名患儿  这样高强度的夜班,吕芳每4天就要经历一次。  在吕芳的电脑屏幕上,可以随时看到候诊患者的数量。随着时间逐渐走向黑夜,屏幕上的数字也在不断增加,在22:15时,电脑屏幕上的数字为33,而到了后半夜1:30,这个数字已经上升到了47。  凌晨4:42,在吕芳的电脑显示器上,等待患者的数量终于来到了“0”,她也终于可以舒一口气,起身去了接了一杯水,去了一次洗手间。这是她连续工作近9小时后,第2次起身离开诊室。  不过,休息只持续了20分钟,到了凌晨5点刚过,急诊大厅的广播里又想起叫号声。窗外的天空已经透亮,夜班的吕芳重新投入工作,急诊大厅陆续迎来早上来看病的孩子。吕芳为患者进行检查。 冷昊阳 摄  清晨8:00,医院新一天的门诊已经开始,吕芳看完了她这个夜班最后一个号。整理好桌上的病历,和白班医生做了工作交接,吕芳的这个夜班算是正式结束。  从晚上7点50分接班,到第二天早晨7点50交班,12个小时的夜班急诊,儿研所的4个急诊诊室共接诊283名患儿,吕芳一共接诊了56个孩子,平均12分钟左右就要接待一名。  吕芳解释,这样的工作强度相对来说已经算轻松。  “现在还只是儿科疾病的淡季,在冬天流感高发期,一个急诊医生一晚甚至要看超过100个患者。我们辛苦点,也是想让孩子少受罪,让门外的家长少着急。”吕芳说。吕芳为患儿听诊。冷昊阳 摄  医者自述:  工作与生活要如何平衡?  常年在医院和孩子们打交道的吕芳,回到家后也有自己的两个孩子要照顾。由于儿科医生的职业特点,工作压力大、与家人聚少离多总是不可避免。  吕芳的儿子今年6岁,女儿今年才2岁。而孩子们的爸爸,也是一名急诊医生。这晚,当吕芳值夜班的同时,孩子们的爸爸也正在另一家医院出夜班急诊。而每当夫妻同时出诊,吕芳的两个孩子只能交给两方老人轮流照顾。  “上有老下有小,而自己工作的特殊性,一方面觉得对不起孩子,没有时间多陪伴他们,另一方面也觉得对不起父母,让他们平添奔波。”吕芳说,每一个有医生的家庭都有各种各样的困难,但面对医院里这么多孩子,也唯有坚持。吕芳在工作中。冷昊阳 摄  12年前,吕芳从医学专业毕业后就来到儿研所工作,执业这么多年,吕芳不愿意多提自己在工作与家庭之间严重“失衡”。在她看来,这是每个医生家庭的常态,更何况自己的家庭里有两个急诊医生。  对于夜班,吕芳觉得给自己更大挑战的是生物钟的调整,以及夜班里的身体困倦与精力专注之间的抗衡。  上夜班之前,吕芳总是要在家中好好睡一觉,但毕竟,白天还有家事要处理,有孩子要照顾,睡觉很难睡踏实。而不管夜班前睡了多久,到了后半夜还是会犯困,尤其是早上五六点钟,在历经一夜的工作后,她甚至同样的问题都要问上几遍,不断向孩子和家长确认。吕芳在写病历。冷昊阳 摄  儿科的尴尬:  医生短缺 急诊不“急”  医生时刻马不停蹄,患者依然排着大队,在很多医院的儿科门诊,这样的场景几乎就是常态。  根据国家卫健委的数据,截至2018年底,全国儿科医生达到了15.4万名,每千人口的儿科医生数量为0.63名。而在2015年,全国则只有12万儿科医生,每千人口的儿科医生不到0.5名。  三年的时间,中国儿科医生供需矛盾虽正在缓解,但这一比例相比发达国家的水平依然差距较大。  今年5月,国家卫健委妇幼司司长秦耕曾在发布会上对记者表示,国家正从学历教育、全科医生培养、住院医师的培训、转岗培训等多方面充实儿科医生队伍建设,2020年的目标是每千人口的儿科医生达到0.69,通过多个渠道是有能力达到这个目标的。凌晨5点过,天已大亮,儿科急诊室里仍有不少患儿等待就诊。冷昊阳 摄  另一个现实存在于中国儿科诊室的问题,则是儿科急诊的定位偏差。  在一些儿科专家看来,虽然都叫急诊,但儿科急诊和成人急诊还是有着本质的不同。儿科急诊除了担负和成人急诊一样的抢救等功能外,在普通门诊夜间关闭时,急诊仍承担门诊的职能。  这样的设置也直接导致了夜间患者数量的居高不下,纵使有些患者的情况完全不能称之为“急”。正如记者所见,在儿研所推行分级诊疗后,吕芳12小时的夜班,所需输液的患者也仅有区区一二例,其所接的患者,绝大部分都是4级患者,即病情最轻的一级。  “其实我们接诊的很多病例,严格意义上并不是急诊的范畴。”吕芳介绍,往往孩子出现发烧、头痛、过敏等症状,家长都会很紧张,从而不分时间地选择急诊。“谁家的孩子不是掌上明珠呢?我也是家长,很能理解他们的心情。”吕芳说。  不过,她也建议,如果孩子只是发烧,精神状态还比较好,并没有必要折腾全家人大半夜来看急诊。与其选择大半夜跑到医院,增加交叉感染的机率,还不如选择在白天看门诊,这样检查更方便、值班医生更多,科室更全面,看病的效率也会更高。

护级战撑鸟栖欢送王子护级战撑鸟栖欢送王子

护级战撑鸟栖欢送王子
日联排尾三的鸟栖砂岩今晚主场对尾四的神户胜利船既是护级关键战,又是西班牙前锋费兰度托利斯的告别战。主队以艾锡古恩卡为首的锋线近日百花齐放,势以团队力量击沉胜利船,以胜利欢送王子,主胜可捧。  二十三战仅二十四分排尾三的鸟栖砂岩,落后尾四的胜利船两分,今仗三分对双方护级都甚关键。尤幸,主队在关键时刻及时回勇,锋线近三轮日联共入七球,助球队豪取二胜一和不败佳绩。除西班牙援兵艾锡古恩卡上轮3:2胜湘南比马梅开二度外,其馀五球均由不同球员射入,势令对手后衞防不胜防。  胜利船后防表现鬆散,客场作赛问题更加显着,日联作客十二战失二十一球属列强第二多,最近一次于日皇盃作客鸟栖砂岩便惨吞三蛋而回。今次重临凶地,该队难逃落败收场,成费托告别战的牺牲品。

利拉德:他们抱团,与我何干?我有我自己的路利拉德:他们抱团,与我何干?我有我自己的路

利拉德:他们抱团,与我何干?我有我自己的路
“跟其他三位球星联手,我觉得就不会有人怀疑我(不能)赢球了。我们是能赢,但其中的乐趣和挑战何在呢?我认为球星现在能掌控自己的命运,没有比现在更好的时候了。他们(抱团)这么选我没意见,但我的世界观就是,我不喜欢这条路,大家人各有志,我选择自己的路。”随着CJ麦科勒姆跟球队签下3年1亿美元的续约合同,双枪很有可能书写一段同城终老的佳话。这个夏天开拓者的两位球星利拉德和麦科勒姆都选择了退出美国队。我们无法知道当中的缘由,但他们协商一起走下去,在开拓者终老的可能性非常大。上个赛季他们已经打入西部决赛了。这是个好的开始。因为双枪的成绩表在一直的上升,他们并没有一夜之间成为夺冠热门,也从没有被人们看衰过。这不代表他们不温不火。相反,他们正在稳步提升自己,并期待在将来能够尝到冠军的滋味。从利拉德的话中不难看出,他尊重别人抱团,但他就是不愿意自己也去抱团。作为美国最著名的NBA说唱歌手,在全美拿下唱片第七的利拉德,是不是跟嘻哈歌手一样的有着不同于别人的个性呢?利拉德的个性与这个时代格格不入,他带着英雄主义一般的气质每每在季赛中上演令人热血沸腾的绝杀。这与如今的NBA那些所谓的“绅士”们都不相同。上个赛季整个季后赛,让球迷记得的瞬间只有利拉德绝杀雷霆,和伦纳德绝杀76人。不同的是,利拉德在绝杀后展现了自己的个性,对着对方的替补席做出“拜拜”的动作。而伦纳德不管怎么激动,也只是吼了几下,然后就面无表情了。人们都认为利拉德的说唱水平甚至可以参选格莱美奖,但利拉德还是认为目前最重要的,就是MVP和总冠军奖杯。这个夏天NBA自由市场简直好看极了,而开拓者则不温不火的保持上个赛季的核心阵容不变。他们对自己的双枪有信心。利拉德发表自己不愿意抱团的言论已经不止一次了。虽然经历了这个夏天,西部的竞争将会更加激烈,更加难以脱颖而出,但他还是没有改变自己的想法。开拓者有可能不会是下个赛季NBA总冠军最有力的争冠球队之一,但利拉德和CJ书写的传奇故事并不比那些夺冠的纪录片逊色多少。因为“忠诚”这个词在其他地方已经看不到了。

我军赴黎蓝盔支援维和友军执行扫雷任务(图)我军赴黎蓝盔支援维和友军执行扫雷任务(图)

我军赴黎蓝盔支援维和友军执行扫雷任务(图)
  我赴黎维和工兵(右)指导柬埔寨扫雷作业手铺设起爆线路。孙 帅摄  本报贝鲁特8月21日电 孙帅、牛彦澧报道:中国赴黎巴嫩维和部队21日说,应柬埔寨维和部队请求,根据联合国驻黎巴嫩临时部队(联黎部队)司令部指令,中国维和部队支援柬埔寨维和部队在黎巴嫩边境执行维和扫雷任务,一个月来共销毁285枚地雷。  中、柬维和部队是联黎部队现阶段仅有的两支拥有扫雷排爆资质的部队。多年来,中柬维和部队共同担负着黎巴嫩与以色列边境“蓝线”附近的雷场清排任务。然而,柬埔寨维和部队近期因缺少炸药,扫雷行动受阻。联黎部队司令德尔科尔7月20日签署任务指令,要求中国维和部队向柬埔寨维和部队提供爆炸物,并对后者已清排出来的地雷的控制性爆破提供技术支持。  中国维和部队21日说,截至目前已支援柬埔寨维和部队执行维和扫雷任务一个月,共销毁以色列4号反步兵地雷285枚。一个月来,中国官兵每个工作日都会前往柬埔寨任务雷场,查看柬方扫雷情况、铺设起爆线路,协助最终销毁地雷。  柬埔寨维和部队扫雷监督员佐拉塔对中国维和部队的指导和帮助表示感谢。他说,在中国维和部队提供帮助前,柬埔寨的扫雷作业手只能清排出疑似爆炸物但无法处理。得到中国维和部队的帮助后,柬方的工作效率和安全性大大提高。“没有中方支持,我们的工作将停滞不前。”